「杭州樊勝美」死後被賣16萬:這3種父母,不配有女兒!

昨天,「現實版樊勝美」登上熱搜第一。

事情是這樣的:

2019年10月,23歲的女孩洛洛心情不好,去錢塘江散心,卻被突如其來的漲潮奪走了年輕的生命。

洛洛在微博發的最後一句話

女孩去世後,公司出於人道主義,賠償了她的家人6萬。

可沒想到3天后,洛洛家人卻改主意了,張嘴又要35萬。

理由是要再拿二十幾萬給兒子買房交首付。

比起親生父母,相處了三年的老闆反而更像洛洛的家人。

面對洛洛父母的獅子大開口,老闆感慨道:「我如果給她父母賠再多的錢,我會覺得對不起她。」

可最終,老闆還是敗給了洛洛家人的無恥,總共給了他們16萬元。

其實,早在洛洛出事前,她的家人就頻頻向她要錢,不斷壓榨她。

以至於洛洛直言:

「我倒寧願花錢買斷親情,從此兩不相欠。」

可洛洛沒想到,自己至死都沒能擺脫「人肉提款機」的命運。

她活著的時候,家人們吸她的血;

她意外身亡後,他們還要敲開她的骨髓,榨取她最後一絲價值。

這個叫洛洛的女孩簡直比樊勝美更悲慘!

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,是媽媽的掌中寶,可洛洛父母的行為,卻全然沒有為人父、為人母的樣子。

記得日本小說家伊阪幸太郎曾說過一句話:

「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,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。」

深以為然。

這世上,真的不是誰都有資格做父母的。

那些生了女兒卻不善待她的人,根本不配有女兒!

1

功利的父母

剝奪了女兒幸福的權利

商討賠償款的時候,洛洛的父母曾歇斯底里、言辭激烈地控訴公司:

「如果是你的女兒死了,就值6萬塊錢是不是?!」 「我女兒沒了,我的心頭肉沒了!」

可看看這對飽經「喪女之痛」的父母吧:

爸爸穿著皮衣,打著髮蠟;

媽媽化著全妝,還塗了口紅。

口口聲聲說著養女兒一場不容易,眼睛裡流露的卻全是算計,連一滴眼淚都沒有。

更何況一直以來,他們又是怎麼對待自己的「心頭肉」的呢?

要麼向洛洛要錢。

每次借一兩萬,如果洛洛說自己沒有那麼多,只有七千塊錢,那麼洛洛爸爸一定會讓她把錢全部轉過去;

要麼向洛洛要東西。

每次洛洛買了新手機,她媽媽都要搶來自己先用,而把淘汰不用的舊手機扔給洛洛。

他們從未想過,一個23歲的女孩子獨自一人在杭州打拼,也需要錢交房租,也需要生活費,也想要擁有一部新手機啊。

又或許,他們不是沒想過,只是不在意罷了。

洛洛曾分享過一張聊天記錄:

裡面是洛洛媽媽和弟弟的對話,他們分明知道洛洛精神狀態不好,甚至想要自殺,卻依舊什麼也不做。

他們不怕失去這個女兒。

他們怕的,是有一天洛洛不工作了,就沒人繼續當他們的人肉提款機了。

難怪對洛洛而言,親情對她是「負擔」,甚至對父母「薄情寡義」。

對一個女孩而言,最悲哀的事情莫過於,在本應該無憂無慮成長的年紀,卻淪為了賺錢的機器。

還記得前陣子火起來的小網紅佩琪嗎?

一開始,佩琪的父母只是在網上發佈一些女兒吃飯、玩耍的視頻。

可隨著越來越多的網友留言說「看佩琪吃東西感覺很有食欲」後,佩琪的父母嗅到了一絲「商機」:

他們刻意給佩琪加大飯量,意圖把女兒打造成「網紅吃播」。

炸雞、漢堡、速食麵紛紛被端上了女兒的餐桌。

哪怕女兒一遍遍小聲抗議「別弄了、別弄了」,他們也像聽不見似的把孩子面前的盤子再次堆滿。

就這樣,才3歲的小佩琪,生生被父母喂到了70斤。

這相當於一個十幾歲孩子的正常體重。

他們美名其曰是因為「愛」女兒,卻把女兒當成了賺錢的機器,當成了獲取流量和利益的工具人。

在功利的父母眼中,既然我生養了你,你就要用盡一切報答我。

可這哪裡是養女兒?

分明是一場赤裸裸的生意。

功利的父母,把對金錢的渴望寫在了臉上,把攫取利益當成了最高準則,卻把女兒的幸福狠狠踐踏在腳下。

這些急不可耐用女兒的血肉去變現的父母,不是家人,是吸血鬼。

2

偏心的父母

是女兒擺脫不了的陰影

每一個「樊勝美」的背後,都站著一對偏心的父母。

他們心裡裝著的都是兒子,絲毫沒想過那個因為自己的壓榨,一度覺得生無可戀的女兒過著怎樣的生活。

偏心偏到這個份兒上,不禁讓人想問問,他們到底還有沒有心?

很多女孩看了洛洛的微博後,紛紛表示感同身受。

有人說,自己也一直被道德綁架,被父母要求賺錢養家。有錢就扶持哥哥和弟弟,沒錢也得出力幹家務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