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歲男孩虐殺6歲幼童,木箱藏屍15天:別再保護這些未成年魔鬼了!

01

2021年,正月初六,陝西漢中。

6歲的小男孩藝程在離家不遠的小巷消失。

尋人啟事貼滿大街小巷,父母遍尋無果,他們聽到最多的話是:

孩子應該是被人販子拐走了。

可哪怕是拐走,那就還有一家團圓的希望。

3月4日,警犬停在不遠處的鄰居家門口叫個不停。

藝程的遺體,被發現在頂樓的一個木箱裡,木箱上蓋著柴火。

此時距離藝程失蹤,已經15天。

當父母在殯儀館再見到孩子時,眼前的慘狀讓他們幾近崩潰:

「孩子後腦勺有鈍器敲打傷口,面部鼻樑皮被剝去,雙手有被綁的痕跡,

左腿膝蓋下被刀具砍割即將脫離身體,右腿骨被生生打斷。」

沒有人能想到,這些極盡殘忍的舉動,竟都出自鄰居家13歲的初一學生楊某!

而在此之前,楊某與藝程只見過一次。

在將藝程帶至家中誘殺後的十幾天裡,出門玩耍,去學校上學,楊某的心理素質讓多少成年人都自愧不如。

「你為什麼不和爺爺奶奶、同學說?」

「我不說,我說了怎麼上學?」

更讓藝程父母絕望的是:

刑法修正案「將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下調至12周歲」,於3月1日正式實施。

而楊某的作案時間是2月17日。

這意味著,13歲的楊某可能只需被收容教養一到三年。

02

電影《誤殺》有一句臺詞: 「有的孩子是孩子,有的孩子是禽獸。」

你永遠無法想像,一個孩子壞起來有多可怕。

河南,兩名13歲少年疑心玩伴曉晨向老師告狀,計畫著 「教訓曉晨,讓他長長記性」

他們將曉晨騙到野外喝酒,用利器致其失血性休克。

之後點燃了電動車,毀屍滅跡。

面對曉晨父母的追問,他們 面不改色,堅稱不知道曉辰的下落,直到事發。

因未滿14歲,二人均未承擔刑事責任, 僅羈押37天后釋放

大連,13歲的蔡某某把同社區的11歲女孩淇淇騙回家中意圖實施[性·侵]。

遭到拒絕後,他把淇淇推倒在地, 掐脖、毆打。最後,拿刀揮向淇淇。

七刀,其中一刀,在頭部。

接著,他面不改色地將淇淇拖到了家對面的灌木叢中,將兇器遺棄,甚至與淇淇家人閒聊。

因蔡某某未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,被收容教養,蔡某某的家人拒絕賠償。

廣西,一名尚在讀小學六年級的13歲少女,將同學約到家中殺害。

這麼做,僅僅是因為對方比自己長得漂亮。

殺人後,罪犯把被害女孩肢解,裝入袋中拋屍。

一條人命的代價,是賠償10萬,收容教養三年。

一樁樁悲劇,觸目驚心,也讓人寒心。

這些兇手,無一例外,因為年紀小,逃過了死刑。

「孩子」這個身份,是他們最好的偽裝,也成了他們肆無忌憚的底氣。

他們心裡比誰都清楚: 自己不會死

只出於一些最簡單的欲望,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,他們就可以要了別人的命!

東野圭吾在《彷徨之刃》裡說: 「犯罪哪裡分大人和小孩,只有壞人而已。」

我們總以為孩子太小,卻忘了, 惡魔無關性別,也不分年齡

03

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曾公佈一組資料:

初次犯罪年齡小於11歲的,有65%的人會重新犯罪;12-15 歲的,再犯率為 54%。

未成年人即使犯法,也以收容教養為主,多數從輕處罰甚至免責。

當作惡不必付出應有的代價,便會對生命失去起碼的敬畏心。

當惡魔輕易被放歸社會,下一個受害者,是誰?

2010年,13歲的韋某將同村的4歲男孩掐死。

因未滿14歲,10天后被釋放。

2011年,韋某用水果刀捅傷同村6歲女孩小梅,並打算將其拖下水溝溺死,所幸被村民發現阻止。

這一次,他因持刀傷人被判刑6年。

6年過去,19歲的韋某再次犯下命案,將一名11歲的女童[性·侵]殺害。

這時,他出獄不過兩個月。

2004年,黑龍江13歲的趙力寶將14歲的女孩強暴。

因屬於無刑事責任能力人,趙力寶被釋放,賠償女孩家9021元。

因賠錢心有怨氣,趙力寶便深夜翻入女孩家中,連捅女孩母親19刀。

母親何辜,女兒被傷,等不來作惡者的代價,自己也搭上一條命?

廣州11歲的女童又做錯了什麼?何故遭此一劫?

有時候,善良輕易原諒了惡,卻是對惡的縱容。

而比惡更可怕的是,我們的無能為力。

04

東野圭吾說:世上有兩樣東西不能直視,一個是太陽,一個是人心。

施暴者,可能就在身邊。

每一個人,都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。

作為普通人,或許我們無法預知罪惡之手何時會出現在身後,但作惡者一定會暴露特徵。

在心理學家Christpher.J.Patrick提出的人格模型裡,幾乎所有犯下故意殺人罪的犯人, 不分年齡,都具有三大特質

大膽而冒失(boldness)

——非常冷靜,特別對血腥和危險的場面有很高的容忍力。

無節制(disinhibition)

——道德觀念薄弱或者幾乎沒有,缺少適可而止的概念,不惜一切滿足自己的欲望。

惡意(meanness)

——沒有或者很少有同情心,缺乏共情能力,幾乎不會產生內疚感。

遇到這種特徵的人,一定遠離!

好在,隨著刑法修正案(十一)的正式實施,今後每一個「楊某」,都難逃法律的制裁。

我們為什麼選擇不寬恕? 因為惡意的源頭,從不在年齡。 因為年齡,不應成為罪犯的盔甲。

因為沒有一個家庭,該為本可預見的惡買單。

因為不讓悲劇重演,讓惡魔得到應有的懲罰,才是對逝去生命最大的告慰。

若有一日,惡魔的屠刀有一日落到我們自己身上,我們卻因他的年齡無可奈何,那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願每個孩子,一生不被惡意侵襲,所遇皆是美好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